飞鸟小说 专注好看的小说推荐
 
返回目录

《五行天》

第七百零四章 草堂

    赤瞳复活,艾辉已死。

    这一年发生了无数大事,前线战局的变幻莫测,双方主帅折戟阵亡等等,但没有哪一件事情产生的影响,能够和赤瞳借夺取艾辉身体复活相提并论。

    人类之间的厮杀,争夺天下和权柄,证明功绩和伟业,热闹而残酷。远古魔神的出现,让这一切仿佛变得有如儿戏。人类就像池塘里争抢食物的鱼儿,而魔神则在池塘边悠闲地垂下鱼钩。

    不管是魔是神,于人类而言,都是头顶高高在上的主宰者。

    没有人希望自己被奴役。

    赤瞳复活带来的恐慌,超乎想象。相比起来,艾辉的死则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尽管他是松间派的领袖,是前线的指挥官,但是在整个人类命运面前,实在不值一提。

    譬如神国的大军并没有趁机进攻,他们选择了后撤,他们也无心恋战。

    不管是神国,还是天心城,还有翡翠森,街头巷尾谈论最多的都是关于赤瞳复活。人们忧心忡忡,“魔神”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某种神秘而可怕的力量,能够轻而易举勾起人们心中的恐惧。

    当然还有牧首会。

    曾经生存在地下黑暗世界的组织,如今曝光在阳光之下。据说这个神秘的组织,一手主导了赤瞳复活计划,他们野心勃勃,试图复活赤瞳统治世界。

    天心城公开发布声明,强烈谴责牧首会图谋不轨,助纣为虐。

    当天下午,神国也发表声明,措辞激烈,表达了神国上下绝对不会接受赤瞳奴役,一定会抗争到底。

    翡翠森的声明声势弱得多,他们号召所有人类团结起来,对抗魔神赤瞳和牧首会。

    三大势力同时表态,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所有人都意识到,牧首会是一个极其邪恶的组织,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彻底埋葬人类。

    短短时间内,牧首会成为全世界公敌,有如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

    汹涌的声讨和责备铺天盖地,而牧首会高层却如同凭空消失,没有一人出来说一句话。就好像雪崩,牧首会出现大规模的成员叛逃。

    牧首会的点点滴滴也渐渐浮出水面,譬如混沌元力等等,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却是草堂。

    没过多久,进入草堂的方法,也悄然不胫而走。大多数人心中恐惧,不敢尝试。而一些胆大包天的家伙,难以抵挡好奇心,忍不住进入草堂,他们立即被草堂奇妙的世界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草堂,人们发现在这里,可以轻易打破距离的限制,而没有任何障碍的交流。

    这让人们为之疯狂。

    曾经的消息树,能够让相隔万里的人们互通消息。可是随着血灾的爆发,五行天元力平衡打破,元力日益枯竭,消息树渐渐变得不好用。人们不得不开始适应更原始、更慢节奏的生活。然而曾经的五行天生活还没有被遗忘,人们还记得曾经鲜活、便捷的生活。

    当草堂出现在人们面前,其所带来的热潮,也就可想而知。

    奇怪的是,牧首会好像对越来越热闹的草堂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关闭草堂的意思。

    罗浩进入熟门熟路进入草堂。

    一进入草堂,喧闹的声浪扑面而来。尽管不是第一次遇到,他还是有些不习惯,不经意间有些忆以前的草堂。以前的草堂没有这么多人,也没有这么嘈杂。

    周围到处是四下张望不断发出惊叹的人群,他们就像观光游客一般,对草堂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

    罗浩收目光,低头穿过人群,走到一处无人角落。

    他伸出手掌,一圈圈光纹从他手掌边缘亮起,紧接着一扇光门凭空出现在他面前,他走进光门。身后的人群发出惊叹声,好几人走到刚才罗浩的位置,学着伸出手掌,但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他们低声嘟囔几句,转身离开。

    走进光门的罗浩,眼前景色一变,熟悉的场景映入视野。

    森罗酒馆,对于曾经的牧首会成员来说,是一个颇有名气的地方。酒馆创立没多久,因为出售养魄酒而名声大噪。养魄酒对精气神有很大的帮助,能够壮大精气神,许多人慕名而来。

    养魄酒价格不贵,大家也逐渐养成过来喝一杯的习惯,在这里聊天放松。随着时日渐长,森罗酒馆也逐渐成为消息的集散地,在这里能够打听到各种小道消息。

    和外面的嘈杂比起来,酒馆内安静得多,大家三三两两坐在一起。酒桌周围有一道光幕,能够隔绝声音,不用担心被人偷听谈话内容。有些光幕还有像水幕一样的波纹,在外面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这是防止被懂唇语的人瞄上。

    罗浩是这里的常客,他一屁股坐在吧台前的凳子上。

    老板穿着白色围裙,朝罗浩点点头,手上擦着杯子:“来一杯?”

    罗浩苦着脸:“三魄就行。”

    倘若不点酒水,甭想从这个抠门的家伙嘴里掏出半句话。罗浩熟知老板的脾气,尽管囊中羞涩,还是咬牙点了一杯。养魄酒分三六九等,效果差异很大,三魄是最便宜的养魄酒。

    老板叹口气:“大伙日子都不好过啊。”

    他倒上一杯三魄酒,推到罗浩面前。

    玻璃杯内,酒水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好似会发光的海水。酒水里三个白色的光团浮沉不定,宛如三颗月亮。

    罗浩端起杯子,小心地抿了一口,一股清凉润入喉中。尽管知道酒水并没有实际的味道,但是罗浩还是忍不住露出享受的表情。他只觉得浑身仿佛被洗涤过一遍,说不出的神清气爽。

    享受片刻,他才开口:“生意不是还好吗?人挺多啊。”

    老板摇头:“和以前不能比咯,这两天就没卖出去过一杯六魄。”

    “没办法,现在赚钱没那么容易。”罗浩一边说一边吞下一颗光团,他闭着眼睛,心神一片空灵。所有的烦恼离自己远去,心神说不出的宁静。

    他喜欢这种感觉,不光是他,来森罗酒馆的人大多数都喜欢这种感觉。

    良久,罗浩睁开眼睛:“老板,我打听一件事。”

    老板似笑非笑:“不要问我牧首们在哪,每个人来都要打听一遍。”

    天心城、神之血和翡翠森都开出巨额悬赏,他们愿意为牧首会任何线索付出报酬,每一位牧首的线索都是天文数字,其中悬赏额度最高的是赤瞳如今藏匿地点。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不知道多少人盯上了这些悬赏。

    而像罗浩这样曾经的牧首会成员,更是有天然的优势,他们知道更多的内幕。但是这次奇怪的是,所有的高层就好像突然人间蒸发,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连他们这些内部成员,都没有收到任何风声。

    罗浩哈地笑了:“老板有这线索,早就自己去领赏了。”

    他脸上的笑容没有消失,还是那么人畜无害,声音很小,小到哪怕离他半丈远都听不到,一根手指指了指酒杯:“我是想和老板打听,这些魄珠老板从哪里来的?”

    正在擦杯子的老板手上动作一顿,他苦着脸:“当然是库存啊,再过几天我这酒馆也得关门了。”

    罗浩不说话,只是看着老板,满脸微笑。

    艾辉做了一个梦,一个非常模糊的梦。隐约间他听到很多人的声音,声音非常模糊,明明就在自己身边,但是不知为何总是听不清楚。无论他如何击中精神,声音还是那么模糊,就像隔着一个世界。

    他梦到了很多血,很多张脸。

    那些苍白的脸,好像一张张白漆面具在空中飘舞,唱着他听不懂的歌谣。

    场面有些可怖,艾辉倒不害怕,只是很不喜欢。虽然那些面孔依然模糊不清,声音也飘摇不定。

    后来的梦境变得更加混沌,感觉自己就像是泡在海水中的浮木,浑浑噩噩,浮浮沉沉。使不上劲,也无处可挣扎,不知飘向哪里。

    当从梦境中醒来的时候,艾辉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大概没有什么梦境里浑浑噩噩更可怕的事情,是生是死,起码有个了断。

    他喜欢还是爽利一点的人生。

    哪怕是死亡,也并没有那么可怕。他不想死,那不是害怕,很早之前他就能够坦然对待死亡这个必然的归宿。谁又能挣脱死亡呢?

    不后悔就行。

    迷迷糊糊中,艾辉睁开眼睛。长久的浑噩,让他大脑的反应慢一拍,过了一会,他的意识才逐渐恢复清明。就像一张松开弓弦的弓被一点点弯曲,重新套上弓弦。当弓弦重新绷紧校正,它重新恢变得危险。

    艾辉就像这张弓,他的目光变得机敏而警惕。

    映入视野是漆黑夜空,和平时没两样。

    身下是冰凉坚硬岩石,他挣扎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没有伤口,这让他有些意外,他隐约记得昏迷前自己好像受了伤。

    按下心中疑惑,现在重要的是,搞清楚现在到底在哪。

    空旷的黑色荒原,一眼望不到尽头,孤零零只有他一人,风很大也很冷,寒意彻骨。目光所及之处,除了黑色的岩石,没有其他任何东西。

    这是哪?

    艾辉四下张望,心中疑惑愈浓。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