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小说 专注好看的小说推荐
 
返回目录

《反叛的大魔王》

第九十五章 雨霖铃

    (感谢“虚度半甲”的万赏,先还一更,欠更4)

    缤纷的水珠瞬间就浇灭了油画上的火苗,在橙色廊灯的照耀下,闪烁着微茫的光亮飞溅在成默和白秀秀的头顶,很快就将两个人淋湿,十二月湘省的天气寒冷,两个人都穿的很是单薄,在冰凉的水幕中都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成默举着画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此刻这幅画已经烧了一半,半边画框如同焦炭,像是随时都会断裂,附在画框里的半块画布,卷曲的边缘被烧成了一个不规则的线条斜在一半焦黑的画框里。

    成默看着白秀秀被脸颊,水滴顺着她的漆黑的发线和锐利的下颌朝下流,湿透了的白色圆领丝绸卫衣紧紧的贴在修长的脖颈下面,清楚的显现出了锁骨曼妙的轮廓,浸湿了的衣料像水一般自然下坠,直到下方高而圆的胸脯,甚至连匈罩的花纹都清晰可见。

    但成默的视线并没有向下探寻一分,他只是看着白秀秀贴着凌乱发丝的脸,觉得她此刻的样子少了高高在上的冷漠,平添了几分脆弱

    就在白秀秀准备开口说话之际,成默抢先开口。

    “这是我第一次画油画,上一次画画应该是帮沈老师完成那副巨大的涂鸦,不过那一次只是按照沈老师已经创造好的图形去填充颜色,我曾经以为画画是件很困难的事情,多少那一次经历给了我一些信心,让我能有勇气拿起画笔”

    成默清淡不带一丝感情的声音在狭窄的门廊处荡,穿过丝丝点点的水线,叫人觉得有些透明模糊,就像是这块画布上那道带着毛刺的白色毛边。

    “在调好颜料,站在画布前的瞬间,我脑海里就浮现出第一次见你时的画面,你的那只漆皮高跟鞋在明晃晃的灯光下冷峻又骄傲,在节奏明快的鼓点中穿梭,每一下都敲击着我的心脏以前我不太理解我师傅为什么喜欢给漂亮的姑娘送画,但现在我能够理解了,在构思这幅画的时候,我觉得很愉快,不管什么样的杰作都是从一片纯白中诞生的。反过来说,一副杰作早已隐藏在这片画布之中。想到我能把第一次见你的画面具现在画布上,我脑海里就有一种紧张和敬意交织在一起的复杂感觉。

    顿了一下成默轻声说道:“这种感觉其实不坏”

    “不过对于我这种从来没有画过画的小白来说,绘画过程中,最让我煎熬的就是如何在画布上落下第一笔,我面前的这块画布拥有亿万种可能,这一刻我和历史上的所有著名画家都是平等的,然而,我看着画布却迟迟不能落笔,我有些害怕自己并不能在这个画布上表达出我想要的效果,不能展现出你在我脑海里最深刻的模样。”

    “我想了很久,现在中间描画出你的轮廓,没错,用白色的颜料在白色的画布上先描出你的轮廓,虽然这样的开头有些无厘头,我记忆中的关于你的画面也在开始画画的瞬间变的模糊起来,那些细节若隐若现,让我捉摸不透,我勉强的画着,脑海里又闪着你端起酒杯的样子,不知怎么的越画,记忆里的你就鲜活,感觉自己又到了人生中那一段时光,伫立在你的身后”

    这时成默的声音却越来越激动,就像那副燃烧的画一样,刚开始不过只是一簇微小的火苗,到了后面俨然变成了一束灼热的火炬。

    成默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他只是想说两句煽情的话语,然而越说心里的一点无法痊愈的隐痛就陡然间开始破裂,鲜红的血液止不住的往外面流,不管他如今得到了多少的补偿,他都无法释怀自己被迫成为一个信仰哲学的虚无主义者(注解1)。

    那些炙热的话语不曾停歇,成默几乎不用思考就能脱口而出,然而成默的思绪却飘到了初中时一个下着暴雨的傍晚。

    日子大概也是如此寒冷的冬天,教学楼外面铺天盖地雨幕让不远处的校门都瞧不清楚,雨点敲击着附着在大地上的一切,发出密密麻麻接连不断的声响,将原本喧闹的世界清洗的安静下来,其他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说话声、汽车喇叭声、商店里的流行音乐

    只剩下绵绵不绝的雨声。

    成默站在教学楼的雨棚下面,看着其他人的家长来接自己的孩子,有的家长开着车,有的家长披着雨衣,有的家长打着伞,成默看着黄依依扶着她妈妈的胳膊换上雨鞋,她妈妈长的也很漂亮,头发长长的,脸蛋很圆润,笑容很亲切。换完雨鞋,黄依依的母亲将她的小皮鞋放进塑料袋,挂在伞把上搂着她的肩膀走进了倾盆大雨之中,豆大的雨点砸在柔软的伞布上,响着温柔的声音,成默退进了教学楼的里面,父亲去国外参加研讨会,他不会有人来接,不如站在教学楼的里面避避风,等这雨停下来。

    他看着教学楼的灯光全部熄灭,看着所有的同学都已经离去,看着天色慢慢变暗而雨势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心道:只能走到校门口的商店去买把伞了。

    他走进大雨,慢慢的向前走,冰冷的雨滴瞬间将他全身都打的湿透,他却不能奔跑的快一点,哲学在这一时刻温暖不了他颤抖的身体,哲学拉近不了教学楼与商店之间的距离,那平时被埋起来的伤疤,立刻被这瓢泼大雨冲刷的鲜血淋漓,这是属于成默无法言说的痛苦,纵使多漫长的时间都无法使他痊愈的痛苦。

    成默觉得自己能够理解妈妈放弃自己,他听爸爸说过,妈妈其实也很难过,他真的很理解。只是在这一刻,妈妈这个对他生疏的词汇,他强烈的感觉到了她的存在。

    成默心想不知道妈妈会不会想到,有一天,在一场滂沱大雨中,她放弃的儿子,会站在冷雨中想起了她。

    他走到了校门口的商店里买了一把最大的雨伞,这个时候他身上的棉衣里沉甸甸的全是水,内衣和裤子贴在皮肤上,又凉又难受,他打着伞走到马路上,车辆飞驰,灯光在绵密的大雨显得格外遥远。

    他打着哆嗦慢慢的走家,感觉已经耗尽了一身的力气,赶快脱了衣服,洗了一个热水澡,躺进冰冷的被窝。

    成默蜷缩着身体心想:“如果有个温暖的怀抱那该多幸福。”

    记忆和眼前的场景混淆在了一起,让成默身体上所感受的冷意更加彻骨,他的声音从炙热开始降温,在飘飞的水幕中变的寂冷起来。

    “也许你能看出来,我这幅画有模仿梵高的痕迹,对我这样的新手来说,模仿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我其实很乐于用我喜欢的画家的绘画方式来展现我渴望的女人,当然,我做不到梵高那样,把生活中的痛苦磨难转化成了画布上激情洋溢的美。即便我这种门外汉也知道,痛苦用绘画表达很容易,但如何糅合热情与痛苦来表现人世间的激情、喜悦、壮丽却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与我而言,你也是这样,充满了痛苦、激情、喜悦、壮丽或许你就像我人生中的第一幅油画,先是简单的白色线条,再是一层又一层涂抹上去的底色,那明丽的颜色在白色的画布上越压越深,可你终究只能被我呈现在画布上,而我这张白纸,不论被如何添的加颜色,始终都只是枚能够被抛弃的棋子。”

    成默将那被烧的剩下的半幅画扔在白秀秀的脚下,“我绝对不会让别人的期望来规划我命运的路线,就算我没有办法我改变我的命运,但我可以挑战它”

    说完成默转身走进了安全楼梯,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中。

    白秀秀低头看着被火烧过又被水浇过的油画,丙烯颜料上流动着清透的水珠,经过折射,这幅画散发着时光流逝的味道。

    成默说过的话还在白秀秀的耳边荡,看到已经只剩下一半的画,她感觉到一种深入骨髓的痛苦,这让她想起了得知自己丈夫死讯的那天,一种无助的茫然的感觉在她心里复苏。

    这时消防喷头终于被关闭掉,水幕消失,白秀秀弯腰伸手拾起那副画,轻轻拭去上面的积水,她仿佛听见了颜料涂抹在画布上的声音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